2

 

幼兒園那段日子,是單純的快樂,我們不知道以後會怎樣,每天只是快樂地玩著。也幸好充斥著那時的回憶的是我們燦爛的笑臉,不然現在我們回想起來應該會很難過吧,那裏幾乎收藏我們所有的笑臉。

 

還記得第一天上幼兒園的時候,我一直哭,不讓父母走,父母沒辦法就我說:“你看人家小穹都不哭,不要哭了,乖,跟小穹一起去玩,”然後又看看你說,“快點和殷殷一起去玩吧”。然後你拉著我往一堆積木的地方走去,玩著玩著,我真的忘記父母,很自然地也忘記哭了。你就這樣帶著我,開心地度過了幼兒園的第一天。我依然記得那天你轉頭對我微笑,對我說要搭出的形狀。那一塊塊不同形狀,不同顏色的積木,就像我們幼兒園回憶般的燦爛。
    好像,在我記憶裏,我是跟著你過了三年的。我們幼兒園每天下午都會有做遊戲的時間,我好像常常跟你分到一組呢。所以這些追逐的遊戲,我總是跟著你跑,玩母雞孵小雞的遊戲時,我就經常蹲在你旁邊;玩老鷹抓小雞的遊戲時,我基本都在你的身後,抓著你的衣服,開始似乎只是會讓自己很安心的動作,後來竟慢慢變成一種習慣。幼兒園都有吃下午餐的習慣,記得有一次,是吃那種很好吃的小面包,每個人都有一袋。一個別的男孩子,跟我吵鬧就搶了去,我也不能怎樣,只是哭,老師又不在。於是你很勇敢地上前去,向他把我的面包要回來,他搖搖頭嬉笑著說,不要。我看見你向他揮了拳頭,之後就滾在地上了,你背對著我,我看不見你的臉,但我想,你那時應該是憤怒的吧。當時,老師問原因,你很坦白地說,因為他拿了我的面包,現在想想也有一種被保護的感動呢。
    老師還會讓我們把家裏的植物拿到學校去種,老師說這樣我們就會有一個自己的植物園,我們還要每天照顧自己的植物,應該是想從小培養我們的愛心和一種照顧的能力吧。但當時的我和伊穹是不會明白的,還記得當時我們一起去的花鳥市場,我們一人買了一顆仙人球,我的上面開紅花,他的上面開黃花,純粹是因為覺得漂亮罷了。不過父母應該是覺得它比較好養,不會因為我們粗心大意忘了澆水而幹死。拿去以後,我的仙人球和伊穹的放在一起,很好看的兩顆毛茸茸的球靠在一起,很漂亮。大概是因為仙人球真的很好養的關系,即便我和伊穹在新鮮感過後就不是特別關心那兩顆球,它們竟成為了植物園中活最久的植物。顯然,我們是很驕傲的。
    幼兒園那時就有興趣班了,我和伊穹同時選了國畫班,每個星期一節。我們大多數時間還是很認真地畫畫的,不過吵吵鬧鬧總是少不了的。我們會拿墨水在手上畫圖,也會拿多出的宣紙來畫奧特曼和怪獸(一定是怪獸更逼真些),我們也還會在下課的時候到樓下的小店買些冷飲,現在想想還是覺得那時候的冷飲是最好吃的。說起奧特曼,從幼兒園最後一年起,慢慢開始風靡呢~我們時常會玩奧特曼和怪獸的遊戲,即便只有兩個人,依然玩得不亦樂乎。那時的笑容,我現在還可以清楚地想起。
    我們總是一起回家,坐在媽媽自行車的後座,說說好笑的事,笑笑。我們每天傍晚都在自行車後的笑聲中度過,就這樣過了3年,記憶中充滿笑聲的3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ju1114 的頭像
yiju1114

may與miluku的部落格

yiju1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