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1)

        軌跡終於是一個圓,這一切仿佛是一種註定。起點到結束充滿了太多的意外,卻又顯得剛剛好,結尾是那麽自然而美麗。我們終於發現,並且懂得自己的最愛,也發現了該珍惜所有。

 

        奇妙的我和伊穹的學校相隔並不遠,只有半小時的車程,所以開學那天,我和伊穹是一起去報到的,我在報道的第一天去報道,他在報道的最後一天去報道,但因為是同城,同地的關系,所以父母很要好地選了同一天,一起去學校報道。

       伊穹的爸爸開車,車上大家很開心地聊天,說著大學的樣子,自己的專業,想著未來的生活會是什麽樣子,路過一些伊穹去過或是知道的地方,就跟我們說說那裏的事,好吃的小吃店,好玩的地方,有趣的事,媽媽笑著說現在的伊穹已經完完全全是個上海人了,我有什麽問題,直接問她好了,伊穹媽媽也是笑著說對、對、對,不單是我和伊穹,就連父母們也對未來有了多一分的美好期待。

        先到我的學校,我先行下車,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麽美好,“我的未來,我來了,”我在心裏默默地對自己說。那時,我堅定地相信未來的美好,相信幸福地來到,而事實證明確實如我所想般的,幸福來臨了。

        大學的時候,帶著對學校,對大學生活的新奇,並不是一直都那麽空閑的,更努力地學習,想要學好自己的專業,想要更幸福,希望付出都值得。伊穹也是這樣。只不過,都是離開了家的我們,不再有那麽多的束縛,更自由,也不是每星期都回家,所以又有了更多的到處玩的時間,那麽很自然地想必你們也猜到了,我常常和伊穹一起出去玩。

        伊穹很快熟悉了,學校附近的環境,不論是路線還是超市還是別的什麽,不過我當然也是不會遜色的,我和他熟悉的程度差不多,但也就是學校附近那一塊地方,比起上海,這真是螞蟻大的地方,所以周末的時候,伊穹就會帶著我出去玩,像是在那裏生活了多年的人,帶著我習慣地坐地鐵或是輕軌,清楚的記得路線,不過他確實是在那裏生活了蠻多年的。

        第一個周末我們去了黃浦江,伊穹來過無數次的地方,我卻只有小時候的印象,無論是對於這眼前的黃浦江還是上海,繁華與擁擠,飛快的腳步。不過現在與當時有些不同了,當時對它匆匆一瞥,只留下了厚重的黃色感覺,而現在卻不同了,它顯得溫柔,甚至有些別樣的嫵媚。

        我們在步行街穿梭,午飯也就是買了路邊的漢堡熱狗,感受這裏別樣的繁華,只是看著這來來往往的人就會有一種沸騰的感覺,因為人……真的很多。我和伊穹一邊走,一邊說笑,說學校裏的趣聞,說上海的人多,說這裏的東西好吃,說那個東西好玩……這時候的我們很開心,彼此都有一種安定的感覺,就好像兒時在幼兒園一樣,一切很自然,像是習慣了很久。

        接近傍晚的時候,我們一起乘地鐵回去,雖然說來的時候地鐵也很擠,但回去的時候,更擠了,人貼人,不用扶手都沒有晃動的余地。我和伊穹緊緊地挨著,開始是覺得沒什麽,可是慢慢地自己覺得有一種怪怪的感覺,只是覺得有些怪罷了,具體也形容不出來,現在想想那應該是小小的幸福的愛戀種子吧,後來問伊穹,他竟然也覺得當時的時候,怪怪的呢。下車的時候,我們竟有些小小的不自然,真是奇怪,明明是那麽熟識的我們。

 

yiju1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