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和伊穹是在1988年10月認識的。我的生日是在1989年8月,而伊穹的生日是在1989年3月,是的,你沒有看錯,我們是在1988年10月認識的,這是伊穹告訴我的。那時我們還在讀幼兒園吧,我聽到的時候覺得很神奇呢,再加上他當時那種得意的表情,我就問他說:“為什麽啊?”可以想象當時自己眼中的好奇和對他似乎知道很多的羨艷。他的回答是,“因為我們是娃娃親啊,所以往前推10個月,再加上我比你大,所以我們就是那時候認識的啊”。當時的時候似乎自己也不太懂他是什麽意思,就是很崇拜地哦了一聲。現在想想他還真是會唬人,什麽爛借口,不過發現他那時懂得還真多,就已經知道有懷胎十月了,就打電話去誇了他,他竟然說:“其實我那時也不知道啦,聽別人講的”。好吧,那是個很爛的回憶,我決定把它從腦海裏刪除。
   

為什麽我和伊穹是娃娃親呢?因為我們的父母在我們還沒有出生之前就認識了,然後他們這樣約定如果生的都是女兒或兒子就一定要拜把成為好姐妹或好兄弟,如果是一男一女的話,就讓他們馬上定親,很巧的我和伊穹是後者。不過,現在想想,要是那時我和伊穹相差很久才出生,或是我比伊穹出生早很多,不知道會是怎麽樣一個結果了,應該會蠻好笑地吧。好像有點跑題了,再回到我和伊穹的故事。
    

從我家到伊穹家步行不超過10分鐘,再加上我們父母的關系那麽好,所以我們從幼兒園,到小學,到初中都是一個學校的,又很巧的我們從幼兒園到小學都是一個班的,所以我們又很自然的就是所謂的青梅竹馬了。在別人看來是這樣,在我們自己看來也是這樣。還小的時候,只知道是這樣,覺得很好玩;再大點,就覺得真的是這樣了,像是一種習慣,無形的束縛,沒有反抗,只是,故事並不是這樣順其自然的。

 

 

yiju1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