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

    初中這時候似乎我們的關系有些解凍了,即便我們3年幾乎沒講話了,但我們友情的基礎都是在的,況且我們也知道,那只是友情,所以不再刻意去避諱什麽了。我們關系的冰山就這樣順其自然地在慢慢融化。

    初中的時候我和吳琳沒有分在同一個學校,因為地域的關系我們去了不同的學校,但是很巧的是我和伊穹又在同一個學校了,因為之前我也說過了,我們家很近幾乎是在一起的,所以自然很正常的又在一個學校了,但是有一點變了,那就是我和伊穹已經不在一個班了。不過似乎也沒差什麽,因為他的班級就在而我的班級的隔壁,而且就連我們的老師也都是一樣的。
    第一天去學校報道的時候,看見他打了招呼,和他一起走到教室門口,他先轉彎進去,我繼續走,沒多久的也轉彎進去。因為和他不是一個班的關系,雖然我們已經不像小時候那樣如膠似漆,但我們之間那彼此刻意築起的冰山卻是在慢慢融化的,同樣我們也是更自然了,可以見面的時候開開玩笑,說說別的事,當然這已經是後來的事了,以後我再慢慢說。
    因為和吳琳分開了,所以必然需要再交別的朋友,當然有時候也會想她,但畢竟那時年級還小不會想的那麽多,也不會有那種很難過的感覺。我認識了新的朋友,一些在我以後的人生中不曾離開,甚至影響了我後來的愛情的人。淩菲是我的同桌,兩年的同桌,在初中這樣一個地方還真是不簡單呢,通常老師會因為上課講話的問題而讓你們當同桌不到一個學期,但我竟然和淩菲同桌了兩年。當然這和淩菲的好成績也是有關系的,而且我們上課也總是很輕聲的討論問題。剛開始認識淩菲的時候,我們也不太說話,只是問一下問題偶爾說幾句話,可是沒多久我們就發現了彼此有很多共同的地方,比如都喜歡小惡搞啦,或是在上課的時候做些有的沒的。淩菲是天賦型的人,所以即使上課偶爾不聽也能考出很好的成績,而且她也不是那種成績好就盛氣淩人的人,她的脾氣很好也很隨和。在和她還有別的朋友開心的初中生活中,我漸漸淡忘吳琳和她的聯系也沒有以前密切了,我覺得她正在淡出我的生活,但其實她只是更靠近了我的生活而我並不知道罷了。
    在走廊或是上學的途中碰到伊穹很自然的打招呼,彼此很習慣地問對方最近怎樣,說功課的繁多和累人,和以前完全不一樣,因為是一個老師的關系,說起老師也是正常的,學生的樂趣總是有一部分來自背後說一些老師的壞話,例如這個老師教很爛,那個老師作業布置很多作業……一大堆的抱怨,當然也會說起某某老師上課很贊之類的。我們就像回到以前一樣,但卻又不是那樣,因為我們不再黏在一起,我們很自然地聊天的時候,沒有特別的感情,距離很適中的不帶尷尬也不會冰冷。
    初中的時候很流行補課,基本上每個學生都補課。成績中等的,總是認為有些東西在課堂上學不到,要補課才行;成績差的,就想考補課來得到點考試題目,考好一點;成績好的,就覺得自己要是提升一下會更好,從班級名次往學校名次沖。反正幾乎人人都是這樣,不過我倒是沒有補課,自己是真的不喜歡那種環境。不過補課是初中生的宿命,所以我又怎麽能逃得掉呢,最後還是補了。過了,再回到單純的補課上。我開始的時候並沒有補課,但伊穹卻補了,他具體是怎麽想的,我不知道,但他成績不錯,所以我就估計他是成績好的類人的想法了。我並不關心補課,所以跟他聊天也很少料到補課的話題。
    但也就是這個我不喜歡的“補課”這兩個字,這件事,讓我們的關系又有了一個變化,用軌跡來形容的話,就是我們在這個時侯慢慢開始向兩個不同的方向做了拋物線,以前的一條直線分裂成兩個拋物線,就算以前的冰點,也只是直線停在斷點而已,這次卻是拋物線。雖然我跟伊穹不太聊到補課這個話題,但在初二這個補課盛行的時間段,我偶爾還是會聊一下的,那天放學後遇到了伊穹,隨口問道:“這次期中考怎麽樣啦,不會又是年級前十吧?”他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哇~看來你補課還真是有用了,”我接著說“不過其實我覺得你成績都那麽好了,不補也可以了。”伊穹得意地笑了兩聲,之後對我說,“吳琳也和我一起呢,就以前經常和你在一起的那個女的。”“啊,真的啊。我好久都沒看見她了,也沒有跟她打電話了,不知道她以前的號碼還用不用,你幫我問她要下號碼。”他點頭說:“哦,下次幫你要。”真是不錯,又能和吳琳聯系了,沒想到吳琳竟然和伊穹一起補課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ju1114 的頭像
yiju1114

may與miluku的部落格

yiju1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