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

        這之後竟然好久都沒有碰見伊穹了,雖然就在隔壁班,當然也沒必要就為了一個號碼跑去要,最關鍵的是想想要到了號碼,雖然是好久沒見了,有很多話可以說,但要是真的說又不知道說什麽了,總覺得有點怪怪的。所以這件事也就這樣被擱置了。
        雖然期中考結束了,但其實並沒有什麽輕松地,沒多久又要期末考了,已經要開始準備了。我需要比平時更努力地學習,所以跟淩菲在一起的時間也變長了,我有很多學習上的問題要問,她也開始在學習上努力地督促我,我幾乎就忘了電話號碼這回事了,這件事再一次被想起已經是期末考前幾天的時候了。我和淩菲正在做數學題,真的很難,明明她一節課就做完了,我卻做了一節半課的時間……“你寒假去補課哇?”“我啊,我最討厭補課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不過,現在這狀態,我真的要考慮一下了,”我無奈地嘆氣。“對的,你是可以好好考慮一下了,”她拍拍我的肩做安慰狀。這時候,我才想起來電話號碼的事,不過都快考試了,我自然也沒這個心情了,所以它又被不幸地擱置了下來.

        期末考最後一門結束回家的時候,我又碰見了伊穹,“這麽巧,這次的期末考怎麽樣啦?”“還可以,應該不錯吧,”接著她想突然想起什麽似的突然擡頭,“上次的號碼我告訴你了瓦?”“什麽號碼?”顯然我一時還沒有反映過來。“吳琳的號碼。”“哦,沒有,要麽現在告訴我好了,”我拿筆記下了你說的號碼。
         終於我寒假的時候還是沒有去補課,看著自己的成績單,還蠻不錯的,雖然沒有吳琳和伊穹那麽好,但也還過得去,班裏十幾名的位置讓我覺得很滿足,怎麽像個不知上進的人呢。淩菲總是笑我說我不知上進,然後嘆息一聲,當然這也是在她無奈地被逼去寒假補課後才開始的,我就當她是羨慕我這樣悠閑的人好了。寒假的時候,補課的人數有增加了,所以像我這樣空閑的人就更少了,補課的孩子除了要補課還有補課的作業和寒假作業要做,這是很累的,當然也就說明了他們沒有別的時間出來玩了。所以在拿到吳琳的號碼後,我也只是給她打過兩通電話而已,都沒有出去玩。而那兩通電話的內容也不過就是隨便的閑聊,沒有別的特別不同的內容,好像因為分開的時間太長,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了以前的那種如膠似漆。
         一個寒假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就培養一段感情已經足夠了。因為父母的關系,我和伊穹又同一個年級,所以被安排去一個老師那裏補課是早晚的事情。準確地說,是我被安排去了伊穹補課的地方,一下子補兩門,一門數學,一門自然科學對於我這樣的“新手”還是很困難的,老實說那段時間是真的很累,這讓我更痛恨補課了。不過,補課也讓我有了意外的收獲。
        補課的時候我時不時地可以聽到吳琳和伊穹的輕聲說話;放學後,伊穹也不跟我一起走回家,每次都說去圖書館看書,明明是在這樣周末的時候,算了那就當他用功好了,不過下課後找吳琳出去玩也是一樣,她總說她要回家。因為吳琳的家在圖書館的方向,所以他們很自然的同路,我不覺的什麽,只是這樣無一例外的結果,讓我有了小小的疑惑。當然大家都知道是什麽,那我就不點破啦。

        淩菲是和我一個小學的,只是不同班罷了,所以小學的人大家也都知道些,平時偶爾也聊一下。那天說著補課就和淩菲聊到了伊穹,然後是他和吳琳的事。“真的啊,那你直接去問好了,在這裏猜什麽啦,反正你和她們關系都那麽好。”“對哦,不過有點不好意思,好像太八卦了。”“你八卦慣了,沒關系的。”我一陣冷,原來是這樣啊,但也確實像我的作風。所以那天晚上我就打電話給吳琳了。
      “呃……那個……你是……不是和……伊穹好了啊,”最後的問題一定要清楚明白。
       “他跟你說的啊?”
          沒想到結果這麽直截了當就得到了,“沒有,我看出來的。”
          “啊……那個……”
         “好了啦,我知道了,不用解釋了,呵呵。”
         “那你不要告訴別人哦,我們沒有跟別人說過。”
         “……,我跟誰說啊,放心不會啦。”
           拋物線的一條已經拋出,這之後似乎我和伊穹的關系更好了,沒事和他聊天可以拿他和吳琳的事,說說、逗逗他,也挺開心的,當然我和吳琳的關系也變更好了,雖然還是沒有到以前如膠似漆的樣子。

yiju1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