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

        淩菲也是知道我小學的時候和伊穹的事的,這在當時是個為人津津樂道的笑柄,所以別的班知道也不足為奇。那天淩菲笑著跟我說:“真是不可思議,明明那時候這樣,你們後來都不講話了,現在竟然又這麽好了,”之後不可思議地搖搖頭。其實,我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當時也覺得再也不會跟伊穹說話了,沒想到現在又可以笑著打打鬧鬧了。

         初三的時候一切都變得很和諧,努力學習的同時也和身邊人保持著不斷的聯系。淩菲不再是我的同桌,雖然我的成績沒有淩菲好,但是在班裏還是前十名不錯的,所以班主任把我們分別安排到兩個成績中等的學生邊上,應該是想讓我們拉他們一把,但其實我覺得都這種時候了,估計也沒什麽用了。雖然我和淩菲不是同桌了,但還好我們坐得不遠,也一直保持著很好的關系,下課還是會聊天,周末還是會去圖書館一起看書。在這樣的時候,我學習也比平時更努力了,因為當時的自己一度認為中考比高考還重要,高考考不好還能高復,中考就不行了,所以那時的自己是很瘋狂的學習的。

        上半學期的瘋狂似乎還有忙裏偷閑的時候,看了幾小時的書,休息一個小時還不覺得奢侈,下半學期就完全不同了,時間更緊迫,要復習的資料也更多了。

        雖然還和伊穹和吳琳保持著聯系,但他們兩個都是比我還要學習至上的人,我都瘋狂學習了,更何況是他們呢,我們三人就也只是在學習之余說一些跟學習有關的話題罷了。在學校碰到伊穹,話題永遠只有不變的兩句,“你復習的怎麽樣了”,“你和吳琳還好吧”,然後走回自己的班級,開始繼續看書;和吳琳講電話,也是同樣不變的兩句,“你復習的怎麽樣了”,“你和伊穹還好吧”,而每通電話的結束也都是一樣的話語,“我還有很多題目沒做呢,那就這樣了,byebye。”每通電話也幾乎都不超過20分鐘,簡單而潦草的問候。

        有關學習的話題就這樣不停地在我身邊蔓延,無論是我們三人之間,我和淩菲之間還是我們身邊的同學、父母、老師之間,一直到中考結束,這個話題才慢慢淡下去。我們不去關註成績,只是相信著都努力過了,一切都會好的,現在是大家玩的時間了。

        我開始有時間和吳琳打長時間的電話,有時間和她一起逛街,有時間細細地問她和伊穹的事,然後看著她甜蜜的樣子,笑笑她,我們的關系幾乎回復了以前的如膠似漆。和伊穹的關系也變得更好了,可以時不時的聊個電話,父母去他家的時候,也不像小學一樣找借口,而是跟著一起去,也會和他一起去街上幫吳琳買生日禮物,或是別的驚喜的小禮物。

        就是那時候吧,看著你們幸福的樣子,聽著你們說今天又一起去了哪裏哪裏,明天又要一起幹嘛,羨慕著你們的幸福,我也想戀愛了。戀愛這事是這樣的,學生時代是最適合的,因為它包含著最純凈的感情,最單純的喜歡,但是它可能會影響學習;成年後的感情是不會影響學習,影響事業,也是必須的,但它卻因為錯過了最佳的時機,而含有了太多的雜質,社會的因素太復雜。

        成績出來沒多久,父母就問我要不要去別的地方考考,考到上海或杭州都不錯,我說不要,我最討厭住校了,堅決的回絕,奈何父母怎麽勸都不回頭。之後聽見,父母聊天,說著想讓我去外地,也聽見了他們說伊穹已經去考試了。可是這樣的事怎麽都沒有聽伊穹和吳琳提起過呢。打電話去問吳琳,

        “你最近有沒有和伊穹一起出去啊?”

        “沒有啊,他說他最近他們家有事,都不能出來了。”

        “那你也沒有和他打電話啊?”

        “剛打過一個,沒人接,大概有事出去了吧。”

        “哦,那他也沒跟你說什麽事啊?”

        “沒有,幹嘛,有什麽事啊?”原來竟然連吳琳也是不知道伊穹出去考試了的。

       “哦,沒有,就問問。”

       “肯定有事,快,說是什麽事?”

       “真的沒什麽事呀,”如果伊穹真的準備出去讀書,像他這樣的成績一定是沒問題的,那麽這樣的事還是讓他親自說或比較好,我這樣說出來吳琳是會難過的吧,“好啦,好啦,我就是想八卦一下,也沒什麽啦。”

        “哦~那你看來沒東西可以八卦了。”

        沒多久學校的錄取通知書就來了,打電話到處去探聽大家的學校,看看還會遇到多少認識的人。我,吳琳,淩菲很巧合地在一個學校了,不過大概只有我是巧合了,因為我的成績比她們低了十分左右。本來,伊穹也應該是跟我們一個學校的,可是我早說過了,他考那些學校是沒問題的,所以他去了上海。

        我在聽父母說的時候,就知道了,而吳琳是伊穹告訴她的。那天,吳琳打電話來,聽不出哭腔,但能感覺到明顯的難過,她說著伊穹要去上海,自己一個人難過的糾結,想去卻錯過了考試的時間,也不舍得離開這裏,但又不想離他這麽遠,距離不是一個小問題,有多人都是因為距離而分手的,她在怕,怕失去……我也只能安慰著她,卻沒有實質性的辦法,畢竟這種事也不是我們能決定的。

        一個暑假我就這樣到處晃,到處玩地混了幾乎兩個月,直到開學前一星期才開始預習高中的課本,開始試著熟悉新環境,迎接新的讀書階段,淩菲也和我一樣也是在開學前一周才開始做這樣的準備。而吳琳和伊穹卻是早早地開始準備別離,明明暑假的快樂才剛剛開始,他們卻有面對分開,他們更頻繁地出去活動,是帶著一點難過的心情的吧,我這樣猜想著,也不在去刺激他們,只是逗著他們說他們會永遠在一起的話,其實大家都知道,我說的永遠有多飄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ju1114 的頭像
yiju1114

may與miluku的部落格

yiju1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